对于专车的争夺为什么会被逼入墙角呢?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人们需要自由,需要选择的权利,需要人的基本权利,任何强制在不可阻挡的历史面前,都将被松绑。

底特律市交通委约谈亨利?福特,指出福特制造的一种叫“汽车”的交通工具违反了法律法规,属于违法上路,对正常的交通秩序造成冲击,损害了马车等行业的合法权益。此前,汽车喇叭发出的“滴滴”声,令马匹惊恐不已,马车协会号召罢运,并发生了部分马车上街砸汽车的骚乱。

自专车引入中国,各地出租车与专车的冲突可谓是此起彼伏。近日,杭州再次爆发出租车司机与专车的对决。一名Uber司机被两名出租车司机“钓鱼”,举报运管部门,导致数百Uber专车前往声援,事发地出现大面积拥堵,场面一度失控。早已硝烟四起。广州、成都等地Uber被查,天津数百辆出租车集体停驶,济南出租车公司欲联合起诉专车公司,武汉突击查处13辆专车,禁私家车参与出租车运营……可谓“七十二路烟尘,三十六路反王”,专车之争已然逼入墙角。

专车面前,我们应该做什么,或许是目下亟需探讨的问题。祸首年来争议不断且遭逢重重阻力,但基本的舆论态势是明朗的,专车取代出租车乃大势所趋。作为新的生产方式,专车以极高的性价比满足了大众出行需求,深受消费者欢迎。从产业革新的角度看,专车已然建立了一种新的生产函数,在既有生产要素和生产条件之间找到了极具市场价值的“新组合”,并将之引入生产体系。其创新处,在于把移动互联技术引入传统的、高度封闭的出租车市场,势成摧枯拉朽,置旧有生态于近乎分崩离析的境地。下的出租车司机却有着自己的盘算。面对来势汹汹的专车,部分出租车司机既不反垄断经营体制,也不反高额份子钱,与所在出租车公司结成利益同盟,把矛头指向存在“非法嫌疑”的专车。杭州骚乱,可以说是出租车业新旧两种生产方式的巅峰对决。

主张围剿专车的出租车司机有着19世纪初捣毁机器运动中英国勒德分子一样的立场,希冀通过阻止机器发明和技术进步,来维护自己的就业。其实,出租车司机并不天然地反对新技术,在其它经济领域,他们与普通消费者无异,同样拥抱新技术、新产品。他们之所以维护垄断经营体制,与自身利益的高度卷入和政府不愿放弃管制有关。出租车业的病根出在垄断经营体制上,特许经营正是罪魁祸首。政府从年初有限度地肯定专车,到如今对其痛下杀手,合力形成南北围剿之势,延续了其一贯的维稳思路。政府政策的转变,意在安抚出租车司机。但是杭州骚乱的发生,会让政府明白,无论是出租车司机,还是专车司机,都会成为其亟须安抚的对象。

换言之,就维护出租车市场的稳定而言,是按下葫芦浮起瓢,传统的维稳措施已是捉襟见肘。不得不承认,政府对出租车业的管制正在失控,并且,这种失控正在进一步的加剧。因为失控,管制下的垄断超额利润也正在被慢慢侵蚀及至不复存在。际行动宣示自己的权利发现手持货币选票、能够直接决定市场走向的消费者一直处于失语状态。在专车尚未诞生的时代,出租车司机的每一次罢工(抗议黑车或要挟涨价),消费者都只能冷眼旁观。

如今,即便消费者对专车好评如潮,也依然不能影响政府管制政策的更迭。这一切都是拜垄断所赐。济体系,表面上一切经济事务皆由企业家来指挥。他们是生产者,他们是市场这搜大船的舵手和司机。而本质上,这些企业家必须无条件地服从船长的命令。而船长正是消费者。企业家并不能决定生产什么。如果一个商人不能严格服从大众消费者借助市场价格结构传达给他的指令,那么他将忍受亏损、破产的痛苦,并因而从显赫的舵手之位退下来。

在此市场中,政府既无可能也无权力干预具体的市场交易行为,更无法出于自己的利益扶植代理寡头进而垄断市场。权决定购买谁的产品。他们的购买与否,决定着谁能继续生存。可以使穷人变富,也可以使富人变穷。消费者能够准确决定应该生产什么,以何种质量生产以及生产多少。他们是无情无义的“老板”,充满异趣奇想,且变化多端,难以预测。对他们而言,没有什么事情比满足自己的需求更值得计较。因此物质生产要素的所有者和企业家实际上是消费者的受托人,但此资格每天都有被取消的可能。论来分析中国的出租车市场,会发现中国的打车一族在此事上几乎没有任何话语权。专车的出现,让中国的打车族体会到了什么是能够满足他们意愿和偏好的、性价比高的出行商品。假如,如出租车司机所愿,政府以“非法”的名义取缔专车,消费者在出行领域的主权享受又将得而复失。

显然,这不是消费者要的结果。来了,被垄断经营体制压制的消费者,是否应该坚持主张自己作为消费者应有的权利?答案是肯定的。消费者主权与其他权利一样,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不能等着靠政府恩赐,需要要靠自己的行动来争取。消费者必须明白,不能因为出租车司机活不下去了,政府又不愿放弃自己的垄断利益,继续牺牲自己的利益。消费者对专车的支持,不能仅仅停留于网上的称赞与亲朋间的口耳相传。消费者应该用实际行动诠释自己的主权,明白无误地告诉政府,出租车司机惯用的罢运等导致城市交通瘫痪的方式,已无法绑架政府的决策。因为,在专车与出租车的这场市场对决中,消费者始终坚定地站在专车的这一面,这是决定出租车业何去何从最为重要的砝码。任何限制都将被松绑失意者,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在所难免。